技術中心

Technical

聯系我們 Contact
客服服務熱線:
聯系電話:
 
商務電話:
 
傳真:
地址:
當前位置:主頁 > 技術中心 > 常見問題 >

空調維修工一天:高空作業半小時,雙腿累得伸不直

來源:鄭州達盛制冷設備維修服務中心    發布于:2019年01月02日 17時44分12秒    瀏覽次數:

炎炎夏日,有這樣一群人,背著重重的工具包,穿梭在樓宇間,為一戶戶居民家里的清涼忙碌著。近日,溫都記者走進市區一家空調維修公司,跟班空調維修工,體驗他們的酸甜苦辣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進入夏季后,程正武每天從清晨忙到深夜。15年前,他從安徽老家來溫,學了一手空調維修本領。2003年,他單飛自己干,開了一家名叫溫州洪殿百好家政服務部的公司。剛開始經營時,全靠朋友介紹,后來選擇在溫都分類信息上打廣告,推廣公司知名度,客戶漸漸多了起來。經過幾年打拼,公司經營走上了正軌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既要收費合理,又要保證服務質量,讓顧客滿意最重要。程正武稱,夏季天氣越來越熱,他的生意也越來越好,每天能接到二三十個維修空調的電話,員工們都在超負荷工作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程正武介紹,在公司管理上他力求規范化,統一員工著裝,統一收費標準,給顧客提供可靠、透明的服務。例如上門拆裝空調,市場價約為200元,我們還要看住戶的樓層高低要不要加收高空服務費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6月29日早上8時許,程正武接到早上第一單活:市區安瀾小區一戶七樓住戶的空調需要拆裝。他將這單活派給妻子郭娟和兩名員工劉勇、趙軍去完成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郭娟是湖北人,今年32歲,嫁給程正武后便一直負責空調維修的后勤工作。劉勇和趙軍均來自河南,都是29歲,趙軍干空調維修已有9年時間,劉勇之前開過出租車,干這行沒有多久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到達目的地后,三人帶著工具步行上了七樓。趙軍身材較為瘦小,他在腰間綁上安全帶,將另一頭系在窗框上,便躍上窗臺翻了出去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記者看到,趙軍先坐在空調外機上,用扳手擰開空調外機腳手架上的螺絲,然后用繩子將空調外機綁牢固。三人合力再將空調外機拆卸下來,還要將空調機從七樓搬至一樓。整個流程走下來,三人背部的衣服已經濕透了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空調拆裝沒有人們想象中的簡單,特別是那種沒有電梯的老住宅樓。郭娟說,這臺空調先從安瀾小區的七樓拆下搬到一樓,再從天盛小區的一樓搬至六樓裝上去,來回一趟要爬十三層樓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下午1時許,完成早上的空調拆裝后,程正武又接到另一單活市區百里大廈二十八樓的3臺空調外機拆裝。這一趟活由于難度較大,他趕過來幫忙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下午1時30分,程正武和郭娟等4人來到百里大廈附近一個面攤,一人要了一碗面和一瓶冰鎮礦泉水。每天的午飯都比較簡單,用不了多長時間。程正武說,有時候一天的工作量很大,忙得連飯都顧不上吃。由于吃飯時間不固定,經常饑一頓飽一頓,久而久之,空調維修工的胃容易出毛病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劉勇說,他原先開出租車時的體重75公斤,干空調維修工一個月以后,體重掉了5公斤左右。他自嘲地說,干空調維修工雖然累,但減肥效果不錯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記者發現,程正武的雙手有傷痕,還有老繭。程正武說,老繭是常年安裝磨出來的,傷痕是安裝時不小心碰傷的,沒啥大礙,這些都是職業病。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將安全繩綁在腰部后,趙軍爬到了二十八樓的窗外。安全繩的另一頭系在窗戶上,由劉勇緊緊地拽著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該住戶的空調外機安裝在窗戶下方約1平方米的凹槽內。由于空間狹小,趙軍只能彎著身子拆裝空調。大約半個小時后,3臺空調外機的高空作業完成。趙軍被眾人拉進室內時已經累得不行,只好蹲在地上,不停地捶著發麻的雙腿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怕就不干了,干了9年的空調維修工,我早就習慣了。趙軍說,干他們這行首先不能怕高,還不能怕累,有恐高癥的還真做不來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下午4時許,結束了百里大廈的活,程正武等4人正準備離開,這時電話又響起,龍灣瑤溪一小學需要安裝空調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這下我們晚上沒得休息了。程正武說,現在還不是市區最熱的時候,估計到時候他們會更忙、更累。


    
    

百里大廈這戶住戶說,他是聽了朋友的建議,通過溫都分類信息聯系上程正武的,這家公司比較專業,收費也合理。


    
    
亚洲在线成人